《都市至強戰神》全文在線閱讀

《都市至強戰神》全文在線閱讀

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

錢仁鄖是個不折不扣的紈绔子弟,對于周翠萍的婚姻,他確實是認真。

但,心中也有個疙瘩,因為當初自己未婚妻,居然差點嫁給另外一個男人?

這讓他無法忍受,雖然那是過去式,可心中依舊不爽。

所以,當今日得陳浩登門而來,便二話不說直接走過來,對陳浩冷嘲熱諷。

其目的,也很簡單,就是讓陳浩感到羞愧。

讓他無地自容,要他知道他與自己之間,有著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錢仁鄖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周正見錢仁鄖有意刁難陳浩,頓時不喜,一拍桌子,怒聲道。

“岳父你別生氣啊,我這不是在說個事實嘛,再說了,我又沒在跟你說。”錢仁鄖一臉的無所謂,冷笑道。

完全沒有把周正這個岳父放在眼中。

沒辦法。

雖然女兒長的漂亮,但再漂亮在錢家面前,依舊很難抬得起頭。

畢竟兩家之間,相差實在太大。

所以,錢家人在面對他們時,一直都是趾高氣揚,鼻子朝天,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中。

其中包括他這個岳父。

第一次見面就一副高高在山的模樣 ,仿佛你女兒嫁給我,乃是你們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陳浩坐那,全程旁觀,沒有說話。

對于錢仁鄖的態度。

如若不是看在義父的份上,此刻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一代五星將帥,何時有人敢冷嘲熱諷?

而錢仁鄖對義父一家的態度,還有義父家對錢家的卑躬屈膝也都看在眼中。

古人說,門當戶對。

如今,門不當,戶不對。

小翠想要得到幸福,很難。

芳紫蘭見氣氛尷尬,連忙站出來打圓場:“對了,如今浩子剛回杭蘇想必還沒工作吧。”

“仁鄖你家是開大公司的,我們大家也都說一家人,你看看能不能給浩子安排份工作?”

她畢竟是從小看的陳浩長大的,心地善良,六年前陳浩喪家之犬一般逃離杭蘇。

如今再次回來,想必是在外過得不容易,想為陳浩鋪一條路,好重新來過。

“這,恐怕不行。 ”

本是一番好意,誰知,卻遭受錢仁鄖的拒絕。

“我家公司雖然說有四五家上市公司,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公司加起來也有幾家,安排個人進去,確實簡單。”

“但,畢竟如今我還不是家主,而且公司內部不需要低學歷,低素質的職員。”

“如果強行安排的話,恐怕許多人會對我心生不滿,到時我擔心父親等一眾族老,也會對我有意見。”

這番話,說的無法厚非。

處處表露出,他家族的實力強大,家底雄厚,不是什么人可以見去的。

但明眼人,一眼可以看出,他對陳浩的不屑跟鄙夷,還有故意刁難。

“媽,仁鄖家畢竟是大企業,你就不要為難他了,陳浩工作的事情,我去托關系就好了。”

周翠萍也站了出來幫著錢仁鄖,下意識的看了眼陳浩。

卻意外的發現,陳浩居然坐在那無動于衷,只是自顧自的喝酒。

一時間,她對陳浩很失望。

錢家家大業大,又是大企業,每天不知道多少人擠破頭找關系,想去錢家的公司上班。

如今媽提了出來,只需要陳浩掐媚的說幾句好話,姿態放低 就一定可以進去。

而如今陳浩,卻一言不發,在那高冷 。

“真是不知好歹。”

周翠萍心中冷哼一聲。

還好當初強烈反對沒有跟陳浩結婚,否則我又哪來的今日風光。

“爸,喝酒。”

一陣看似善意的安排,完全沒有讓陳浩分心。

緩緩的端起酒杯,與周正互相碰撞一杯。

嘴角含笑,喝酒不急不緩 ,慢慢品嘗,看起來心情不錯。

這讓周翠萍看在眼里,很莫名的心中有一絲火氣。

她這些年來,這么努力的攀附于錢家的這條金大腿。

圖的是什么?

不就是希望自己跟家人活的光鮮亮麗點嗎?

可以在別人面前抬得起頭。

現在,她釋放出誠意,想要拉陳浩一把。

只需要陳浩在仁鄖面前說幾句好話,掐媚一番,便可實現魚躍龍門。

可,這家伙倒好。

對此無動于衷,全然不在意,自顧自的喝酒。

難道這些年來,他的斗志早就消磨了?

還是說,他是真的爛泥扶不上墻?

“對了,爸媽,跟你們說個事,仁鄖他前些年創建的公司,今年年底就要上市了。”

“到時候市值,將會成幾何的上漲,或許可以成為杭蘇的頂尖世家呢。”

周翠萍撩了下掉落在兩旁的發絲,神情中滿是自豪。

得意的看了眼陳浩,其目的已經不言而喻了。

周正嘆了口氣,他清楚女兒這么說的目的,自顧自的大口喝著悶酒。

而芳紫蘭雖然不懂,但見女兒自豪得意的模樣,也跟著開心了起來。

“哪里哪里,做點小生意而已,等到時上市,我準備給小翠在貴秀宛買一棟別墅。”

錢仁鄖假裝謙虛,但實則已經暴露出他心中的得意。

“鄖哥,你這哪里是小生意啊,現在你光你個人資產就已經上億。”

“還沒加上你背后的錢家,整個杭蘇市有幾個青年才俊能跟你比擬的?”

這時,從旁邊走來了一名二十三歲上下的賊眉鼠眼的胖子,他叫“鄧軍”,是錢仁鄖的好友。

聽到錢仁鄖在那跟岳父岳母顯擺財力,馬上過來須溜拍馬。

“我去,個人資產都上億了呀。”

“哎呀,老錢家真的好福氣,小翠嫁了個好男人呀。”

周圍不少鄰居聽到這邊的話,個個都很羨慕。

“超哥今年還被評為杭蘇市十大杰出青年,個人商業頭腦更是被唐家的老佛爺夸贊,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至于某些人嘛,沒啥大本事,一無是處,只知道裝深沉,這輩子估計都不可能達到鄖哥這份成就咯。”

鄧軍不屑的瞥了眼陳浩,剛才這邊求錢仁鄖找工作的事情,他都聽到了。

芳紫蘭聽著他們這番話,心理有些不舒服,畢竟心地還是好的,再一次的苛求錢仁鄖,道:“仁鄖啊,其實浩子他人還是不錯的,人也勤快老實,六年前那場變故,讓他消沉不少,你要是能夠給他一份工作,相信會重新振作起來。”

淘宝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