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相門庶女弈天下》最新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相門庶女弈天下》最新全文免費閱讀

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

豐穆抬眸望向戴著銀質面具的樓炎冥,清冷的眸子閃了閃,輕啟朱唇:“云閣主,謝謝你救我,麻煩放開我?!?/p>

樓炎冥摟住她的手微微收緊,片刻后帶著幾分不舍的放開,手背到身后貪戀般的摩挲了一番。

豐穆從他的身后走出,看著臉色鐵青一片的林筱薇,似笑非笑道:“林小姐,你這話說的小女子可不明白了,什么叫好計謀,我謀算你什么了嗎?”

“……”林筱薇無語凝噎,心底一陣憋悶。

她和阮落落聯手算計豐穆的事情,怎么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這個虧她是不認也得認下。

豐穆就是拿捏住林筱薇這個把柄,眼底閃過一絲冷光,故意刺激道:“林小姐,林公子,你們該不是沒有錢吧……”

她故意做出吃驚還有幾分惋惜的表情,輕輕嘆息一聲,繼續道:“你們沒有錢可以明說呀,也沒有誰會為難你們,為什么要對我一個弱女子下手,難不成看我好欺負?”

此話一出,圍觀的人群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落到林筱薇和林文耀二人身上。

剛才林文耀的突然發難,的確讓許多人都不能理解,一個大男人跟一個小女人斤斤計較,簡直有失身份。

“豐穆……你胡說些什么!”林筱薇厲聲呵斥,冷冽的眸子充滿了熊熊的怒火。

豐穆輕笑一聲,慢條斯理地說道:“我有沒有胡說,林小姐難道不是做清楚的嗎?”

一直被林筱薇拉著的林文耀再也克制不住脾氣,惡狠狠道:“妹妹,跟這個賤人有什么好說的。我今天代豐丞相好好管教管教他的女兒?!?/p>

語落,林文耀抬手就準備朝豐穆一張派過去,下一秒就聽到豐穆提高聲音:“林公子仗著自己武藝高強,就要欺負我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嗎?如果真是這樣……你就打死我好了,反正……有太子殿下為你撐腰,也沒有人敢把你怎么樣?!?/p>

林文耀揚起的手僵在半空中,打過去不是,不打也不是。

他要是現在朝豐穆發難,估計沒一會兒京城全部都是關于他仗勢欺人的謠言??伞梢皇呛煤媒逃栠@個賤人,他實在是又咽不下這口氣。

林筱薇現在的想法跟林文耀差不多,憋屈的沒辦法,偏偏又拿豐穆無可奈何。

豐穆看著他們兄妹二人想吃了屎一般難看的臉色,心底別提有多么痛快了!

雙方就這樣僵持下來,誰也沒有要退一步的意思。

南宮殃澤適時的插了進來,嘴角養著柔和的笑意,說道:“林小姐,豐小姐,兩位可愿看在本宮的面子上,各退一步,握手言和,如何?”

太子殿下都發話了,林筱薇就算再心有不甘,又能如何?

她深深謝了一口氣壓下心底的憤恨,牽強帶擠出一抹笑容,柔柔道:“太子殿下都發話了,小女子就看在太子殿下的面子上,不和她一般計較?!?/p>

林筱薇這話明里暗里都在彰顯她的大度,同時也在南宮殃澤面前樹立自己賢惠明理的形象。

見此,豐穆不屑的輕輕撇了撇嘴角,故意冷嘲熱諷道:“林小姐這么‘大方’我還真是受寵若驚,看在太子的面子上,這事兒嘛……就算了!”

聞言,南宮殃澤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一副好脾氣的模樣:“豐小姐,還真是秒人一個?!?/p>

切……

豐穆在心底不屑道,她哪能看不出南宮殃澤真正的目的,不過是看在她身后樓炎冥的面子上,畢竟云閣的勢力是他現在最需要的。

樓炎冥深邃的眸子一直靜靜注視著豐穆,看著她如此調皮、精明的樣子,不由啞然失笑。

果真是受不得一點委屈!

暗中一直關注豐穆的阮邱凌見她安然脫身,一直懸著的心才緩緩落回原地。

他朝身旁的侍從招了招手,他在侍從耳邊輕聲吩咐道。

侍從點了點頭,快步就朝前臺站著的主持人走去,對他耳語了幾聲。

主持人微不可見地點點頭,使勁地拍了拍手,打破了眼前這份壓抑又窒息的氣氛,大聲道:“各位客人,要是你們都沒有意見的話,這塊玉佩不如重新競拍,可好?”

豐穆聳了聳肩膀完全沒有任何意見,林筱薇也巴不得重競拍,畢竟一千兩黃金,她和哥哥兩個人根本就拿不出來。

見眾人都沒有意見,主持人就笑呵呵地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重新競拍了。玉佩底價為白銀五百兩,各位可以開始加價了?!?/p>

有了第一輪鬧劇般的競拍,第二輪競拍的時候,所有都帶上了腦子,每次喊價都會在前面加上白銀多少兩。

聽得豐穆是忍不俊,同時也暗自惋惜,這塊玉佩和她到底是有緣無分。

不管是黃金還是白銀,她手中能動用的錢真是少之又少,只能眼睜睜看著玉佩從她面前被拍走。

暗暗觀察豐穆的林筱薇看到她眼底一閃而過的可惜,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豐穆就算你之前計算了我又如何?最終玉佩不還不是你的。

想到這里林筱薇心底也沒有那么生氣,反正她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只要豐穆不好過,怎么著都成。

最終這塊玉佩被云閣以五千兩白銀拍下。

看到這個結果,林筱薇心底也不由覺著幾分可惜,她本來還想拍下這個玉佩,準備膈應豐穆的,現在怕是不成了!

豐穆見玉佩落入云閣的手中,心底說不上是感到慶幸還是感到難過,但也沒有心情再繼續待下去了,畢竟她來這里,最終的目的就是這塊玉佩。

“優藍,我們走吧?!必S穆神情略顯低沉的說道。

注意力一直在豐穆身上的樓炎冥,看到她略顯寂寥的背影,烏黑鎏金的眸子微微閃了閃,朝身后站著的人招了招手。

離開拍賣會的豐穆,一只腳剛剛踏上馬車,就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豐小姐,請留步?!?/p>

豐穆收回腳,回頭看向快速走向自己的男人。

這個人……她如果沒記錯的話,是樓炎冥的手下。

男人走到豐穆面前,神色冷淡地說道:“豐小姐,閣主讓我轉告你,想要玉佩的話,請在酉時去醉春樓,過時不候?!?/p>

淘宝快3走势图 江西11选5奖励规则 双色球里游离码是什么意思 工行5万保本理财35天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前三组 浙江十一选五玩法和中奖介绍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 吉林快3交流群 农业保本理财产品 吉林快3走势图和平 红牛网在线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