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農門寵媳忙種田》全文在線閱讀

小說《農門寵媳忙種田》全文在線閱讀

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

坐在主位的林豐還未說什么,林招娣就神色欣喜地起身,大步朝著門口走去,青紅的裙帶在林婼眼前飄然而過。

錯覺嗎?林婼恍惚間好像看到了大步邁開經過她身邊的林招娣,對她投來了幸災樂禍的眼神,還未待林婼仔細留神,林招娣就已經三步并兩步走到大門前了。林婼想到剛剛王氏的突然開口留何氏一家入席的行為和王荷花的神情,心頭簌地一緊??粗终墟窊荛_木插銷那輕快的動作,更是讓林婼小小的眉頭擰成一個結。

事出反常必有妖!林婼想到這,也就作罷,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林婼看了看毫無危機感的林寶林珠,又轉頭看見正擔憂地望著自己的何氏,雙目對上的時候林婼不由得一愣,笑了笑示意何氏放心,便轉頭盯著大門那邊。

“我娘倒是挺聰明的嘛……”林婼小聲嘀咕著。林婼這時候倒是定下了心,在不清楚王氏和林招娣到底想搞什么幺蛾子的時候,也只能以不變應萬變了。

林招娣這時候可開心了,想到神婆到了之后,不管是做法還是如何,只要讓大家都認為林婼這個小娼貨是鬼上身,那么以后多的是辦法炮制她。一想到這,林招娣開門的速度不由得快了幾分。

“吱呀……”

林招娣迫不及待地打開了門:“您來了……呀?”等到林招娣看清面前站立的是一個絡腮胡的彪形大漢的時候,欣喜的語氣已經變成了疑問。

大漢一臉驚奇的看著林招娣,左手微微卷起了帶有泥漬的右手袖子,露出一口大黃牙笑著說:“好說好說,你咋知道俺要來?”

林招娣一臉郁悶:“李屠夫,怎么是你?你來干什么?”林招娣沒想到自己等來的不是昨天辛辛苦苦請的貪財神婆,而是村里殺豬的李屠夫,一臉春風全打了水漂。

大漢眨了眨眼睛,不解地看著林招娣:“林婆娘,你不是知道俺要來嗎?”

林招娣沒好氣地說:“鬼知道你要來,沒事的話就走吧?!闭f罷轉身就要把木門合上?!拔艺f林婆娘,我又沒得罪你,你對我這么沖干嘛?”李屠夫毛茸茸的大手搭在了門上,阻止林招娣關門。

林招娣一看勁使不上,木門一敞,叉著腰瞪著李屠夫:“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李屠夫搓著手,黝黑的臉上微微有些紅潤,看著林招娣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想問一下,你們家有鹽嗎?俺們家……那啥,沒鹽了……俺媳婦讓俺……”

“沒有!滾!”林招娣雙目瞪圓,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門外,對李屠夫吼道。

李屠夫被這么一嗆,差點一口氣沒回上來,黑炭似的大臉憋得得有些黑里透紅,下巴鋼針似的絡腮胡子氣得一抖一抖地。

“呸!不借就不借,兇什么兇!怪不得克死丈夫!”李屠夫轉身吐了一口口水,一邊罵罵咧咧地走了。

林招娣在門口氣得銀牙緊咬,正想追出去指著這不識好歹的李屠夫臭罵一頓,卻被王氏叫住了。轉身看見林婼那咧著嘴忍著不笑出聲的樣子,更是氣得雙眼通紅。背對著門雙手用力一合。

“嘭!”

“哎呦!”

一聲凄厲的慘叫隨著林招娣大力合上門的時候透門而出,嚇得王荷花手一哆嗦,筷子都掉地上了。林招娣被嚇得整個人都彈了起來,反應過來之后立馬轉身開門,這速度比之之前還要快上幾分,都出現了殘影,看得林婼一愣一愣的。

門外的地板上,一個老婆子捂著額頭不斷痛呼,牙關戰珠,這不是神婆又是誰?很明顯剛剛林招娣闔門用的力氣絕對不小,神婆都能感覺到自己額頭已經開始腫了起來,捂都捂不住了,特別怕疼的神婆,這磕碰的疼痛讓她嘴里已經除了大口呼氣之外,已經沒辦法組織起其他的語言了。

說起來也是倒霉,這神婆本來只是掐著時間,算好了午時出門,估摸著等自己悠悠地拄著木棍到林家的時候,正巧能趕上林家的午膳時間。甚至于出門之前還梳理了一番自己亂糟糟的銀發,順帶揣了幾張用雞血畫成的黃符在懷里,想著到了林家之后,先飽餐一頓,之后便是胡謅一個理由讓那倒霉的林家小娃子喝下用黃符燒制而成的灰浸泡的水。

想著想著,神婆又揣了揣自己懷里的黃符和火折子,神色不由得放松了起來。這黃符可是神婆自家祖上用秘法制作出來的,燒成灰泡水喝,保準喝下去的人口吐白沫,不消一時三刻,便神智低迷,任其驅使,但又不傷其性命。

可惜,祖上秘法沒傳下來,就傳下來這么幾張符。神婆心想,不過轉念一想,這一張符燒了,這一貫錢就到手了,倒也不虧,死物哪有錢財重要。

就在這時她看著李屠夫罵罵咧咧地走過去的時候,她也看到了正門大開的林家宅子,心想:這林家還挺上道,知道提早給我開門,倒是免了我叩門等候的時間。斜眼看了一眼李屠夫,便不作理會,擠出笑臉走向林家。

可惜她沒看見林招娣背對著闔門的動作,如此一來,悲劇就不免發生了。

林招娣一看,這神婆倒地痛呼,身子一縮便是明白自己剛剛闖了禍,急忙過去將神婆攙扶起來,面色發苦地一邊告饒,一邊從袖袋里掏出十來枚銅錢往神婆袖袋里揣。

神婆站起來之后一袖子甩開林招娣,只可惜剛剛磕的那一下讓她現在頭腦都有些發昏,更別提站立了,果不其然又是一屁股坐倒在地,自然又是一聲痛呼。在林招娣第二次攙她起來的時候也沒有再甩開林招娣,只是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至于到手的錢自然是不可能再還回去了。

至于林豐聽到這聲音之后已經起身走向門口,后面跟著王氏和王荷花,至于何氏,本來也想跟上,但是卻被林婼死死拉住,看著女兒堅決的眼神,何氏也就妥協了。只是從她坐立不安的樣子看來,顯然還是在糾結禮法問題。

淘宝快3走势图 吉林快3预测号码和值 秒速赛车全天人工计划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三分彩官网开奖号码 帝胜期货配资 泳坛夺金怎么算中奖 今天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赛车赌博 北京快3开奖最快软件 股票分析论文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