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絕世強少》全文在線閱讀

完整版《絕世強少》全文在線閱讀

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

崔院長看見張子玉,瞬間也笑了,“子玉以前老愛給我打電話,說自己做了很多的工作,像按摩啊,修電器啊,我知道這些年他沒少受罪?!?/p>

“原來如此?”花柔靜靜望著身邊圍著一群小朋友的張子玉,張子玉跟小朋友做著游戲,有時將其中的一個拋在空中又接住,小朋友們開心得不行,看著這一幕,張子玉也開心地笑了。

一聲聲豪車飛馳的聲音傳來,張子玉一看,3輛寶馬車此時就在夏竹的門前,車上總共下來了9個人,男人們穿著西裝,那女人們穿戴的也很華麗,看上去年齡都在30到40左右。

從車上下來的人,還沒下車就馬上在盯著夏竹看了,有一個看起來是秘書的人,直接將圖紙掏出來了,看著夏竹,在紙上圈圈畫畫。

在張子玉懷中的云云看見他們,表情立刻就變了,撅起嘴,“大壞蛋,他們又到我們這了?!?/p>

“壞蛋?”張子玉一臉困惑,對著云云說,“云云能不能跟哥哥說,他們為什么是壞蛋呀?”

“壞蛋想拆我們的家!”云云氣鼓鼓的小臉都皺在一塊了,小手直接攥起來了。

“想拆這里?”張子玉聽見云云的話,立刻像變了一個人,臉色非常不好,將云云送到其他小朋友那里玩,徑直走向了院長所在的地方。

云云口中說的也就是夏竹!

它不僅僅是云云他們的家,同樣是張子玉的家,很久以前,張子玉和他媽居無定所,當時虧了南院長把他們留了下來,這才有了今天的他。

張子玉到南院長這里,她臉上也布滿了憂愁,在她旁邊的這個米色衣服的女孩,也是滿臉的愧疚。

“南院長,夏竹到底出什么事了?”張子玉對著那些寶馬車問南院長。

她還沒說話,旁邊的花柔就開口了。

“這樣不行的,我跟那些人聊聊!”花柔站起之后看起來還是比較高的,大概168左右,腳上一雙帆布鞋,大概到張子玉的耳朵下邊。

花柔去了大門那里,南院長唉聲嘆氣,滿臉疲倦,面向張子玉說:“子玉啊,過來坐?!?/p>

張子玉聽話地在這里坐著。

蒼老的南院長看著上邊蔚藍的天,“子玉啊,如果我沒算錯的話,現在你已經23了?”

“24?!睆堊佑裢歉焙吞@的臉,心里不是滋味,她一直都是這樣,但是近幾年實在是衰老了很多,不再是他印象中的那個院長了。

南院長輕輕地撫摸著張子玉的頭,“子玉,你一直都惦記著這里,都會捐助這里,不知道你記得我跟你說過,有個善良的人愿意沒有條件的幫助夏竹嗎?”

“記得?!睆堊佑裾f道,一開始他知道這情況時,充滿著感動的情感,但南院長從來都不說善良的人到底叫什么。

南院長出聲,“花柔那孩子在5年以前已經在無條件地幫助我們了,但是現在她可能也沒有辦法了?!?/p>

“夏竹旁邊的一些地其實是公家的,如今的發展太快了,旁邊那些地就成了一塊肥肉,已經被買走了,說是會建一個度假的山莊?!?/p>

接著南院長看著那些從寶馬車上下來的人說道,“花柔已經跟這些人交流過好多次了,但是基本上都是以失敗告終,只要這個項目開發之后,公家可能就直接強制趕我們走了?!?/p>

“跟我們說還會再建一個,但是選址在化工廠排污的地方??!那兒怎么能住人呢?我一個老婆子就算了,已經是半入土的人了,但是那么多小孩可怎么生活??!”

南院長慈愛的看著正嬉鬧的孩子們,臉上滑落了淚水,沙啞地說,“那些人只知道攬錢,不在意她們的死活,都是健健康康的小孩,居然忍心讓她們去那兒??!”

“我會跟那些人聊聊的!”張子玉正要去。

南院長出聲,“子玉,算了吧,他們不會聽的?!?/p>

“我還沒去聊,結果如何還不清楚呢!”張子玉溫柔地沖著院長笑了笑,滿臉的自信。

在張子玉還沒到大門的時候,就聽見了一陣吵鬧的聲音。

“花小姐,你腦子被驢踢了,但是咱們可清醒著呢!那么多錢都不知道賺,咱們有義務去管那些孤兒嗎?”

“只能說是那些孩子的命不好,在化工廠旁邊可能還會有些變異呢?經過那些年的熏陶,這還真的說不定哦!呵呵呵!”領頭的男人嘲諷道。

花柔聽見他們這樣說簡直要氣死了,“你們就是禽獸不如!這里的地其實很久之前就允許開發,但是很多人因為這里的孩子而沒有動,可如今你們這些禽獸,遲早要遭天譴!”

“呵呵呵,只要能拿到錢,十八層地獄都不算什么,花小姐,你不需要錢,但是不能耽誤人家掙錢啊,過一段時間,正式的文件就要出來了,這里馬上就要沒了?!?/p>

“我不清楚之后夏竹會不會被拆,但是我保證10秒之后,你們還沒走,我就揍死你們!”張子玉聲音中帶著滿滿的威脅意味。

張子玉提著鋼管,有男人手臂那么粗,再加上他那青筋暴露的健壯手臂,散發著王者的氣息。

“我開始數了。10!”

“10”剛說出口,張子玉就開始舉起了鋼管,傳來呼呼呼的聲音。

西裝革履的男人們見張子玉這個兇神惡煞的樣子,心里都有些發憷,向后退了幾步。

一個領頭的男人看了看張子玉發達的肌肉,反觀身邊的這一群人,各個都是肥頭大耳的,不得不出聲:“哼!看你狂妄到幾時,遲早都是要離開這的,走!”

在領頭的手勢下,那些人立刻就奔向了寶馬,隨著一陣車聲消失了。

3輛寶馬剛離開,小朋友們就開心地叫著。

張子玉將鋼管甩在一邊,望向有些慌張的花柔,“花小姐,你還好嗎?”

“什么?”花柔看張子玉跟她搭話,忽然有些發蒙,嗓音和動作有些不自然,“沒,沒關系?!?/p>

“行吧,告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張子玉說著就坐著了。

花柔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她頭一回跟張子玉離得這么近,看到張子玉那種眼神,就好像是夜晚的星空,令人著迷

淘宝快3走势图 调出沪深300指数 浙江体彩20选五最新开奖 闲来麻将长沙麻将 欢乐捕鱼人 天天赢话费 今日股票价格查询 2019黑桃棋牌官网版下载 李逵劈鱼赢钱小窃门 南京麻将必胜口诀 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图库 山东11走势图一定牛